+御守+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原创◆存档◇

里昂企劃招募相關

不和諧音:

想來lft這邊也問一下,微博上的bs玩家主頁開啟了對於每個角色的生日企劃,大家可以把自己的文和圖放到企劃里,最後由企劃組一起在生日那天公佈,具體詳情可以點擊後面的網站或者微博@BLACKSURVIVAL玩家主页 查看詳情!
目前已經公佈了珍妮和彰一的企劃策劃!
所以……那個……就是……想問有沒有人願意接手12.12的里昂生日企劃的策劃?我個人可以負責文案方面,網頁製作也可以提供一點幫助…………(可憐巴巴


有意向的朋友可以在網站中直接報名!

附上網頁: http://t.cn/RlTWOLI



 (剛剛那條因為打了國服的tag所以被...

不利于布莱克学院的三个错误与一些正确的吻

*学院AU/一个和平宁静大家都很可爱的世界

*多CP,主要包括:菲奥娜/珍妮 王文(JP)/西尔维娅 博士(托马斯)/希瑟拉 扎希尔/琪娅拉 以及微量的哈特骨科暗示

*捏造剧情有,如琪娅拉心理阴影源于童年时期家庭暴力

00.

 

托马斯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希瑟拉,觉得他们之间故事的开始仿佛就在昨天——托马斯至今还记得岛屿市那个最寒冷的冬天是多么的可恐、但也记得在那一年他和希瑟拉的相遇又是多么的温暖。作为一个妇科医生他从不为自己的性别和职业感到难堪或者尴尬,但总是为那些因为生下来的孩子实在是过分的体弱多病而抛弃了他们的父母感到羞耻与罪恶,...

菲奥娜·佩尔拉的玫瑰

*CP:菲奥娜/珍妮    王文(JP)/西尔维娅

*角色死亡/暗示死亡注意


01.

珍妮·辛克莱从未否认过菲奥娜·佩尔拉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尽管对方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体现出了令人窒息的强迫症和那强烈到几乎冒火的求胜欲。

她们在某种相对的程度上总是亲密异常的,甚至都开始在一个房间里共同生活,有的时候喝醉了的利戴琳会没事找事的问珍妮她俩都同居了那结婚证可不可以拿出来给她看看,而这个时候看惯了对方一脸混蛋样的女演员也只会忍无可忍的狠狠踢一次对方屁股,并不辩解或者是否认什么——比如她们之间暧昧的关系。鉴于另一个非常迟钝的当...

珍妮·辛克莱的龟壳

*CP:菲奥娜/珍妮*


  01.

“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珍妮·辛克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菲奥娜还在脱自己的鞋,她确实为对方这样鲁莽且不切实际的发言惊讶了一下、但是手头上的动作却没有任何要停下的意思——很快她们两个人就变成一样的了,同样光着脚站在布满了废品和杂物的垃圾海滩上,面对着灰蒙蒙的天空和同样阴沉肮脏的大海一言不发,活像是两个正在为鸡毛蒜皮的小事闹脾气的孩子。

“但是你说我又能去哪里呢,”珍妮似乎毫不在乎对方态度或看法、继续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菲奥娜站在对方身后的不远处,此刻正在望着她笔直的背影。珍妮总是站的异常笔直、让整个人的身子都仿佛是上满...

塘桥夜话

“水家的大小姐并不算是家喻户晓的大人物,但却比那些大人物好的很哩。” 


在小街上这算是一句口口相传的话,从西胡同拐弯角处天天下午两点的时间推着小破三轮车在树荫下卖小冰棍的霍老大爷,再到每天傍晚黄昏伴着一帮老友摇摇晃晃的扇着绣着洋画的绸面小扇、一路上叽叽喳喳啰里啰嗦说个不停,以东街的刘老太婆为首的老婆子们,在这条街上的所有人都有个爱好、或者说是兴趣,那就是会揪住一个两个其实只是从这条街无意间路过看上去面善的陌生人,然后嘟嘟囔囔的说上一俩半小时——而就是在这堆有的没的的废话里,每个人都要加上这么一句。 


没人抱怨这件事,不论是听老婆子老大爷们...

Tell Me You Love Me

起因都是因为亚伦·菲尔德编写了一条短信。


‘亲爱的弗雷克……’他本来是想这么写的,但是就在刚刚把对方那法国人独有(也许并非独有,但是他就想这么说)且烂长透顶的名字的最后一个单词打下的那个瞬间,亚伦就重新在心中几乎算得上是条件反射的默念了一遍自己前一秒用二十六键键盘编写的连一个句子都算不上都短信开头,随后后一秒在恶狠狠的打了个寒战后都将其毅然决然的删除了——他用力的摁着手机上的删除键、力道之大甚至能让人听到作为手机屏幕的玻璃‘嘎啦嘎啦’凄惨呻吟的声音,但实际上很遗憾的是没人听见、各种意义上。


谁他妈的会在火车站听到一个研究生摁手机屏幕的声音?答案...

福克斯太太的救赎、追忆以及得不到的回复

给 我亲爱的芙莉: 


最近一直在忙,忙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但是自己日日夜夜的在外奔波这件事实倒是无可厚非的,哎、我亲爱的芙莉,我甚至要出现幻觉了,就算是打开福克斯庄园的大门看着你尖叫着挥舞着魔杖、冲奥斯施展着钻心咒也好,这样是不是不太公平?我已经不想去纠结这些了。 


今天我也一如既往的怀念着我们曾经一起度过的日子和经历的岁月,正如那些麻瓜作家笔下的万千世界一样,是否我们也应了那写悲欢离合却又无法弥补极其可悲的魔咒?当我们暮然回首才发现根本没对身边的人说过些什么、结果到最后的时候才懂得为失去的忏悔,梅林至今也没有听到的我的...

安德里亚·奥斯汀的黑猫、爱情以及一些梦境

01.    


哈里小姐是在十二月第三个星期五的一个清晨去世的,安德里亚发现它的时候黑猫的尸体已经凉透了、肉体有点让人作呕的软感的那种状态,尸体周围的空气里点缀着腐肉变质的味道、安德里亚知道这是理所应当的。    


她在黑猫的尸体旁蹲下身,觉得这就像是她和他的爱情。    


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味儿了。她想。 ...

Finally Finally Finally

“戴纳·福克斯先生?”作为接待员的女巫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满眼都是犀利且充满了戒备意思的目光,弄得科林恨不得直接举起双手投降给对方看,而后在这种尴尬的对峙下他也忍不住的打量起对方来——除了一头相比一般人更略微黯淡些的金色卷发还有欧洲人特有的大鼻子(也许优雅一点的来说应该叫鹰钩鼻),其余的科林真的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而且困扰着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几乎年龄相仿、甚至他比她大也有可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为什么她这么刻薄呢?他突然对自己问到,然后吓到了他自己。 

“是的,就是他。”科林轻轻的点了点头,用着于动作极为不符、异常肯定的语气说到,毕竟就他们的关系(虽然回忆的...

戴纳·福克斯的最终、谎言以及生平

01.  


福克斯现在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万众瞩目之下翩翩起舞时候的样子,亦或者说、与这件事相关的一切他的一丝不落且清清楚楚的记得:那是一九九零年的一个夏夜、在他刚开始接触那段回忆的时候就已有阵阵潮湿且闷热的晚风向他袭来了,而窒息的触感几乎让他尖叫,像是一双双滚烫的手扼着他的喉咙、他的手腕、他的胃,福克斯被折磨的想吐,到最后他想要弯下身干呕却被湿透粘着在自己身上的衬衫又束住了动作,这种生不如死般的折磨一直持续到他意识模糊到摇欲坠极尽崩溃,最后福克斯也不知道是被谁的手一把推上了中央舞台——这么多年来他每一次回想都觉得那双手带给他的触感每一次都不同,...

1 / 9

© AYUR | Powered by LOFTER